(o´罒`o)

《情书》完结篇

阿景:

《情书》完结篇/完整版
#云亮#
误会系列/忠犬女王/年下
正文:




当赵云来找她的时候,貂蝉知道,她的情书总算有了答复。


“那个…真的对不起…”


赵云垂着头,愧疚得仿佛犯了错的孩子。


“…没关系,”貂蝉看着面前面带歉意的大男孩,抬手将碎发别至耳后,幽幽道:“当初已经设想有这样的结果了…”


即便如此,貂蝉看了看赵云,忽然想起吕布先前提及的吻,现在细细琢磨,师兄和赵云之间实在暧昧得有些过分。貂蝉印象中的师兄,就连与旁人近身都异常嫌弃,怎么可能被人家吻了还没点厌恶的样子……


“你莫非……”貂蝉顿了顿,她好奇心顿时生起:“对…我师兄……?”


赵云稍稍愣了一下,然后“噌”得红了脸。


好明显的反应…


貂蝉默默叹了口气,又是一个不了解师兄就春心荡漾的纯情孩子,他能说他其实没戏吗?师兄又不喜欢呆瓜。


“那你要怎么办……去追我师兄?”


“不……”赵云苦恼道:“我,我没想好。”


不是没想好,而是根本不敢想。他和诸葛亮之间隔着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若不是情书的误会,交集永远不会发生。


对方所在的高度,自己无法达到并与之同行。




六月蝉鸣之时,便是一年一度篮球联赛的时候了。


赵云所在的篮球社也像往年一般,抓紧时间练球,为联赛做准备。


夏日炎炎,天气酷热难耐,常人一般会选择回宿舍吹冷气,不会在外头遭这烈日的肆虐,这时候的篮球场除了练球的队员,基本就没啥外人。




“进!”
马可波罗亢奋的叫着,眼紧盯着已经脱离手掌飞向篮筐的球。


“哐”


意料之中,篮球在篮筐只在边沿摩擦了一下,顺利进去。


“刷”的一声,另一个球紧接着进了网。


干净利落的声音表示着顺利的空心进网。


“嘿嘿,”高渐离收回手,笑道:“篮球赛到了正好可以撩妹!”


“撩妹?你家阿轲可终于把你休了。”一旁的韩信笑道。


“喂,什么话,我对阿轲这么好,她怎么可能休了我?”高渐离说着就一记刀眼削了过去。


“切,不是很懂你们这些惧内之人。”韩信一副嫌弃万分的模样,语气十分欠揍。


“我们也不是很懂你这种总是追不到老婆的人。”一向沉默寡言的兰陵王开了口。


“唉,真可怜,望穿秋水,相思成疾哟。”高渐离挑眉,不留余力嘲讽回去,“你是不是不行啊,你家太白怎么还没撩到手?”


哇,你可以质疑我的追人方式,但绝不能质疑我的能♂力!


“我器大活好怎么不行,”韩信白了一眼,“迟早是我的,你们等着瞧。”


“诶?赵云你之前不是有情书嘛?怎么样了?”高渐离八卦心一上来便记起情书那事了,那送情书的人可是稷下难得一见的天才啊。


“拒绝了。”赵云淡淡道。


……


???
“赵云真是心怀正道不为美色所动啊,“高渐离听完表情有些尴尬,他转头对韩信道:”韩信你学着点,李白看你一眼哈喇子都要就出来了。”高渐离道。


“嘿,高渐离,你今天是不是特别想引起我的注意,我要向阿轲举报!你竟然背着她想撩妹!”韩信威胁道。


“哇,别别别我只是说了事实!”高渐离一脸委屈。


马可波罗听着笑了:“明明眼睛都看直了。”


“我老婆就是好看,还不允许我多看几眼?”


还没追到手老婆到先叫上了,还要不要脸了,臭流氓。


“还以为你们在认真练球,结果是在吹牛逼!”


不知何时,孙尚香早已站在场边,她双手插着腰,看着聚在一处嬉闹的人,很是不满。


“大姐头,你怎么来了?”韩信望见孙尚香的身影,惊讶道。


“来看你们练球,怎么,还不给了?”孙尚香将眉梢一挑,含笑反问。


“哪里哪里,孙大小姐来看我们练球是我们的荣幸啊。”高渐离谄媚的笑着,柔道黑带的香姐惹不起,惹不起。


“废话少说,上一届的篮球联赛夺冠的可是我们稷大,你们得加把劲儿,把第二个冠军给拿过来。”孙尚香道。


“那是当然,”马可波罗勾搭上韩信的肩,一副胜券在握般竖起大拇指:“我们势在必得!”


“别太骄傲了,”孙尚香道,忽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事,转头对赵云说:“云妹,刚刚有个妹子托我转告你,篮球联赛她会带个人去现场加油的,最好别让他失望。”
……
啊?谁?
赵云偏了偏头,一脸茫然。
“……”除了那谁谁谁还有那个谁让你那么荡漾啊!
孙尚香恨铁不成钢地瞧了赵云一眼,也不明说,这木头哪天能开窍抱得美人归,她就哪天考虑像个柔美小娇妻似的对待一下刘备。




“稷大!稷大!……”
半决赛现场,观众席上座无虚席,助威声排山倒海。
赛况正值水深火热之际。
一路拼搏,终于跃身挤进前四,眼下这场比赛至关重要,说什么也不能止步于此。
赵云抬手擦去额角的汗水喘着粗气,他瞟了一眼边上的得分显示器,那相差无几的比分依然隐藏着反超的危险。


还剩五分钟。


尽量拖。韩信打了个手势朝队友示意。


对手察觉了他们想要拖延时间的意图,而后发起的攻势越加凶猛,势必要在所剩不多时间里将局势扭转过来。
“只要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观众席上,孙尚香十指相扣,神色紧张,眼紧盯着赛场上的一举一动,生怕出了什么差子,结果便截然不同。


“十……九……八……七……”


最后十秒的倒计时胜利近在眼前!


“哔——”
哨声响起,比赛落幕。
“赢了!!”
不知是谁带头的一声竭力的叫喊,顿时,欢呼声,口哨声夹杂在一块儿,全场哗然。


决赛的门票顺利到手,众人忍不住聚在一块儿庆祝一下。
“决赛的时候,你们得抱着冠军的奖杯回来啊!”孙尚香举着倒满啤酒的酒杯,喜笑颜开。
“那是自然,”高渐离道,“不过这次决赛的对手居然不是立大,而是一支之前默默无闻的队伍。”
要提起篮球联赛,稍微了解的人首先反应的表示来自稷大和立大的队伍,而这次,每届联赛常和稷大拼个不相上下的、被稷大视为老冤家的立大,竟然败给了一支突然崛起的新秀队伍。
说到这里,众人的神色顿时严肃了几分。
“看来源大换了个篮球教练实力增强不少啊。”马可波罗摸了摸下巴,说道。
“源大,”赵云捏紧了手中的酒杯,沉声道:“小动作很多。”
立大同源大的那场比赛,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波澜暗涌,稍加注意些,就能发现源大暗地里干拐子的技术被谁都高明。
“就怕被阴得防不胜防。”韩信双臂环于胸前,他赞同赵云的话,源大暗地里的低劣伎俩着实让他恶心了一把。
一旁的兰陵王安静地听着,他面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淡然,他小饮一口杯中的酒,幽幽道:“不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兰陵王说的是,”高渐离弯了那俊俏的眉眼,说道:“管他那么多,他们玩阴的,我们就以牙还牙。”
“就是!玩阴的还把他们嘚瑟上天了?”孙尚香单手叉腰,顿生一股义愤填膺之气:“要是我,决赛时绝对要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跪地求饶叫爸爸!”
拜托,这是篮球比赛好吧?
韩信等人此刻非常庆幸孙尚香是个女儿身,不同他们一个队伍的,不然人家打的是球,她打的是人,非得出人命。
“真不知道刘备到底看上她哪点,还爱得热火朝天的。”韩信头顶一排黑线吐槽道。
“嘘!!小点声,别被听到了!”高渐离慌忙提醒他,说这话,是想死么?


决赛当日的入场口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前面的队伍像条长龙,嘈杂的环境和炎热的天气让诸葛亮的耐心消磨殆尽,他低头看了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了。
老夫子交代给他的任务还未动工,自己居然不选择在公寓吹着空调舒舒服服地完成论文而来这烈日之下受罪,看来下回师妹的邀请得多加考虑。诸葛亮推了推高挺鼻梁上的黑色墨镜,想道。


“咔嚓”


闻声,诸葛亮看向貂蝉,只见那人正拿着手机对着他拍照。


“做什么?”
诸葛亮微微颦眉,他并不喜欢偷拍这种事。
“看你好看,忍不住拍一张留作纪念咯。”貂蝉慌忙放下手机,冲他俏皮一笑,手上偷偷将那张照片发送出去。
“噢,是嘛?”诸葛亮眯了眯眼,露出阴兮兮地笑容,道:“你私藏没事,要是被我发现你给了别人……那你醉酒后的那模样……”诸葛亮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些,自家师妹那点小心思他怎么会不知道?
“诶??你之前不是都删了吗??”
貂蝉有些惶恐,她知道自己酒后简直不堪入目,这黑历史绝对不能流传出去啊!她连忙换上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讨好道:“我醉酒后的样子一点也不赏心悦目,师兄你留着是会瞎眼的,不如删了吧?”
呵呵。诸葛亮笑而不语。
删了,那他以后怎么叫吕奉先帮他跑腿啊?少了个苦力对他影响可不是无关紧要的!
“……哼╯^╰”见诸葛亮只笑不言,貂蝉下意识嘟起粉嫩的唇,诸葛亮拿着那些照片肯定别走用途,看他那不怀好意的笑容就知道!
“我师妹生的漂亮,哪里有什么丑照,”诸葛亮见她不高兴了,笑着哄道:“再说你刚才不也拍了我嘛?趁现在你还没发给别人,我们两都当面删了,算两清,当然,前提是你真的没在刚才偷偷发给别人……”诸葛亮将偷偷二字特别重音强调一下。
卧槽……被发现了?
“那……那你别给别人看啊!……特别是吕奉先。”貂蝉内心挣扎再三,最后无奈妥协,后面说的那句很小声,但诸葛亮还是听见了。
诸葛亮“嗯”了一声当做答应了,只是心中有了疑惑,他本以为自家师妹来看篮球联赛应是更倾心大一的呆子一些,那刚才那句话怎么让人吕奉先已经美人心到手了啊?
难不成是想脚踏两条船?!
诸葛亮看向自家师妹的眼神顿时复杂了不少……他的师妹不知不觉学坏了。


嗯?貂蝉学姐发来的?
赵云停下热身运动,划开锁屏后弹出来的对话框里的照片令他眼前一亮。
是那个让他心跳紊乱的人。
“人我可是费尽心思拉来了,比赛可得加油呀!(ง •̀灬•́)ง”
赵云看着那条消息,情不自禁弯起嘴角。


毕竟参加的是总决赛,怎么能少了一个声势浩大的亲友团呢!
孙尚香尽自己所能喊来了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大张旗鼓地组了个亲友团。


“哎哟,小亮亮,这是为了谁出门了?”刘备暧昧地看着在自己旁边坐下的诸葛亮,笑道。诸葛亮居然会来现场看篮球联赛的总决赛,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其实赵云还是有戏的?
“至少不是因为那个小学弟。”诸葛亮仿佛看穿刘备心中所想,他将双腿叠起,手臂环于胸前,淡淡道:“貂蝉缠着我要来,闹了一个星期实在受不了了。”
“是嘛……”刘备听后不禁为赵云心疼了一秒,看来还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孙尚香没想到貂蝉还真把她师兄诸葛亮带过来了,转念一想貂蝉不是喜欢赵云嘛,这般岂不难受?
意识到这点,孙尚香一脸心疼的看向貂蝉妹子,若不是那场情书的闹剧,她和云妹说不定真能终成眷属……
正当孙尚香想凑过去同貂蝉开解几句时,只见貂蝉突然“噌”地站起,举起相机,对着刚进场的稷大队伍疯狂地按着快门,嘴里还喃喃道:“呜哇……好帅好帅……子龙哥哥……”
“……”
“……”
拜托,你能不能表现得有点失恋该有的样子啊?



难受,这场球打得真他妈难受。
不只是身临现场的球员心里这么认为,在观众席上看着的观众也为塞场上的一举一动揪紧了心。
场上的比分现是稷大领先,源大正在紧追猛赶,丝毫不放过任何反超的机会。


啊,糟糕!
高渐离蓦地瞪大眼睛,心中大叫不好,球脱离手时的感觉糟糕得离谱!
果不其然,球没顺着他本应传送过去的方向,被对面捡了个大便宜。
MD,贴这么近,是打球还是吃豆腐啊?高渐离气极,厌烦地看了一眼方才一直粘着自己的源大队员,刚才传球失误他可谓是功不可没。
赵云和韩信也不顺心到哪里去,他俩在队里全是得分的主力,清楚这点的源大从一开始就时刻注意这两人的动向,及时压制。


“啪!”
赵云蓦地一怔,手上正运的球竟被对方堂而皇之的抢走了。
那可是刚抢来不久的!
“嘿嘿,so easy!”那将球抢走的8号回头朝赵云挑衅一笑,言语语气极其轻蔑,赵云死死盯着那潇洒而去的背影,顿时皱紧了眉,心中那股郁闷劲儿瞬间溢出。从开场被针对到现在,他可是槽心透了!
“要耐不住了。”
场外。
诸葛亮兴致盎然地看着赛场上的动向,他伸出手抚摩着下巴,湛蓝的眸子里闪着亮光。
要是不能保持良好的心态,这比赛局势反转是迟早的事。
想着这样,他的嘴角不禁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目光落在那带着蓝色抹额、正气喘吁吁的大男孩身上,然后他就特别槽心地听到他师妹和孙尚香这么低语道:
“……是啊,我师兄给他上药时脸都红了,我仿佛都能够看到有尾巴在拼命地摇啊……”
“还有呢还有呢……呜哇,云妹这反应也太少女太可爱了吧……”


“……”
你们讨论这种这种东西敢不敢再小声点?更何况当事人之一就离你们不远啊喂!
诸葛亮顶着一头黑线,尴尬地将停留在赵云身上的视线迅速移开。


比赛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场上的比分以24:24持平进入了加时赛。
这对稷大极其不利。
要拼耐力,这根本不适合进击型的稷大打法。
或许,源大一开始的目的便是拖到加时赛,然后一步一步地磨垮他们。
一支崛起的新秀面对擅长进攻的强势劲敌,选择以柔克刚,磨去劲敌尖锐的锋芒,待其精疲力竭,再慢慢折磨吞噬。
看来源大先前传出新开的篮球教练对他们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体能训练是真的了。体能这种东西,越往后越能显现它的优势。加时赛所剩的时间不多,体力已达到了极限……该怎么办?
“呼…呼…越拖越不利,智取吧。”韩信喘着粗气低声道。
以耐力硬拼,后果只有惨败。
然而,此时进一个球谈何容易!


韩信和赵云的一举一动被敌方死死克制着,毫无拿球进分的机会,只有换个并不让人多加注意的人趁其不备,进球得分。
“我来。”兰陵王开了口。
“……”
的确,若是行动敏捷的兰陵王的话……
“行,靠你了!”韩信道。
孤注一掷,成则胜。
还有一分钟……若是在这60s之内分不出胜负,继续加时赛的话就输定了!


“喂,体力不支该放弃了吧。”拦在赵云前边的源大队长笑道,源大为了夺得这次篮球联赛的冠军,不知在背后下了多少功夫,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都做了,绝不能让稷大逆袭成功,否则前功尽弃!
白日做梦。
赵云面露一丝不悦,手腕一弯,球从那人的裆下经过传到了马可波罗的手里。拿到球的马可波罗立刻引来了源大其他队员的阻拦。“韩信!”马可波罗喊着,用尽剩余的力气将球朝韩信所在的地方传递,距离拉开,战场一下子转移至源大的阵地。
“不好!”
只听见源大队长大叫不妙。
“快拦住韩信!”
怪不得方才高长恭没有同他们纠缠,在敌人乘胜追击都压到了他们家门口了,竟然还是置身事外的模样,原来只是在等这个至关重要的时刻!
还有五秒。
兰陵王心里算着仅剩无几的时间,跨步,起跳,动作行云流水,成败决定于此!
三…
二…
“哐!”
仅剩一秒的时间,球完美落入网内。
“哔哔——”
计分显示屏变换比分的同时,尖锐的哨声响起宣布总决赛落下帷幕,众人在方才惊艳四座的投球之中瞠目结舌。
“赢了——”
片刻,稷大的学生们欢呼起来,全场沸腾。




“成啊高长恭,风头全被你抢光了!最后一球简直帅呆了!”
比赛大获全胜,并把原来视冠军为囊中之物的源大狠狠的打脸了一番,甚是喜悦的众人聚在一起,为来之不易的冠军庆贺。
“诶嘿,也不看看最后源大那边的脸被气绿的!阿哈哈,乐死我了!”高渐离勾着兰陵王的肩,一手拿着承满酒的杯子津津乐道。
“刘玄德!今天开心,我才不要喝果汁!我要喝酒!”孙尚香看着杯里的橙汁,心生不满。
“香香…喝酒对身体不好…”刘备皱着眉柔声劝道。
万一你醉了发酒疯我…不,在场的人谁拉得住你啊?!我这是在拯救世界!
“切…”孙尚香心知刘备是为自己着想,面上不情不愿地拿起杯子小啜一口,视线环顾四周,最后落在赵云身上。
就只会偷偷的看。
孙尚香在心里暗骂一声没出息,赵云的视线时不时就往诸葛亮和貂蝉那边飘,那点少女般的小心思实在太过明显,孙尚香现在都严重怀疑自己是否站错攻受了?
“得了别看了,”孙尚香走过去,对赵云说:“在看也不是你的。”
别这么直白啊!
听完,云妹那颗望穿秋水、求而不得的玻璃心都碎了一地,都补不回来了混球!
“唔。”赵云点点头,闷着声,整个人沮丧得像条被主人遗弃的大型犬种。
“……”
孙尚香瞧着他那副垂头丧气的模样,无奈地叹口气,道:“喝酒吗?”虽然说借酒消愁更愁。
明明送情书、喜欢错人已经够狗血的了,如今又来爱而不得的悲情戏码,贯穿整个事情孙尚香只觉一股浓浓地校园偶像剧的味道扑鼻而来,那按照偶像剧的尿性,云妹和诸葛亮学长八字早该有一撇了啊!
是不是还缺点什么?
孙尚香抚摩着下巴思考着,但她实在想不出到底缺了啥,那答案若即若离,却怎么也抓不住。
“那个…我不太会喝酒…”赵云讪讪道。
不会喝才好啊!
孙尚香突然想到了什么,眼里闪着亮光。
“……”
赵云只感到一阵凉意袭来,心里发慌得紧。每次孙大小姐这副模样,似乎就代表他很快就要遭殃了呢!


孙大小姐自认为这算盘打得妙极了,俗话说柿子都得挑软的捏,既然诸葛亮那边天衣无缝,那就换个目标放倒云妹啊!看看现在什么酒后乱性得娇妻,酒后失德泡学姐,孙尚香认为酒后上学长未尝不可!


“云妹,你之前有没有喝醉过吗?”孙尚香问道。
总得掂量掂量自己家的几斤几两吧?
“…你要做什么…”
有鬼!绝对有鬼!赵云警惕地看着孙尚香,心中愈发不安。
“…就问你醉没醉过这么提心吊胆的做什么?”孙尚香不满道。
赵云想了想:“高中的时候,貌似有过一次吧。”
“什么反应?”
“我都醉了,这怎么知道。”赵云摇摇头,“后来我也问过韩信醉了之后有没有给他们添麻烦,既然他说没有那应该没啥问题。”
噢,那可真是太糟糕了。
孙尚香抿了一口杯中的果汁想,要是没啥动静那怎么玩?


“嘿,你们在这儿偷偷摸摸的聊什么?不去和我们玩?”韩信走了过来,朝两人笑道。
“我…”
赵云看了一眼正同貂蝉等人玩得正欢的诸葛亮,想着自己过去会不会将愉快的氛围弄得尴尬呢,诸葛亮……自己先前可是告过白并亲过的人啊…
只不过已经被拒!绝!了!
“我还是不过去了……”
回想起告白事件,赵云整个人都陷入深深的颓废之中,心口郁闷的发慌。
韩信见赵云苦着一张脸,不由得疑惑道:“干什么啊云妹,别哭丧着这一张脸啊多晦气,大姐头,云妹这是怎么了?”
孙尚香撇撇嘴:“跟你一样,为了那一抹皎洁的白月光呗。”
喂,等等,谁和他一样了?云妹想要诸葛学长是明摆着痴心妄想,而他韩跳跳,不一样!
“呵呵,不好意思,我家太白对我可亲热着呢,”说罢,韩信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想秀一下自己最近撩太白的成果,“看清楚,别太羡慕了云妹,你智商要是再高点或许能有我这种操作,嘿嘿。”
“真的假的。”孙尚香半信半疑接过韩信的手机翻看同李白的聊天记录,顿时……胃里一阵翻腾。
这一口一个亲亲,宝贝儿叫的可真热乎,想当年她和刘备热恋那会儿都有这么不堪入目!
孙尚香抬眼瞧见韩信那嘚瑟样,心里不由感叹世风日下,这年头,臭流氓撩汉竟如此得心应手!
然而,孙尚香是脑子进水了才会信她那流氓小霸王的小弟会这么快让李白和一个男人情投意合,这其中绝壁有猫腻!想着,孙尚香加快了手指向上滑动的速度,目不转睛地览过屏幕上的消息,势必要找出点蛛丝马迹。
“哟呵,让我来瞧瞧这是什么?”
很快,孙尚香发现了什么惊喜似的不由得眼前一亮。
这就是你的骚操作?
她弯起唇角,用可笑的目光上下扫了韩信一遍,而后故作姿态黯然神伤:“跳跳,我可从来不知道你有被叫做妹妹的嗜好。”当然,韩信这边一口一个‘太白哥哥~’也叫的太欢了,特别是那波浪号,真他妈销魂!
“……”
话音刚落,韩信宛如遭遇晴天霹雳般僵在哪里,鬼知道他大姐头刚巧能翻到哪里啊!
赵云好奇地凑过去看了一眼后,皱着眉沉思了会儿,对韩信认真道:“韩信,同窗六年,竟不知你有这种嗜好……行,在宿舍的时候你可以叫我子龙哥哥!”
叫什么叫,神经病!
韩信此刻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黑来形容了,他皱紧眉头顿了一会儿,闷声道:“这事别传出去,我一大男人伪装成一个软妹子容易嘛我?”
现在觉得不容易了?
孙尚香挑眉,感叹恋爱脑还真就这么神:“好说好说,你只要告诉我……”她勾了勾手指让韩信把耳朵凑过来。
韩信俯身把耳朵凑了过去,听后,他疑惑的瞧着孙尚香,说道:“也没什么啊……挺乖的。”
”真这样?”
韩信点点头。
这会儿,换孙大小姐皱眉头了。
奇怪,干嘛突然问这个。
韩信歪着头,摸不透孙尚香的心思,视线不住在赵云和孙尚香之间来回扫。
……莫非,大姐头移情别恋想趁云妹喝醉霸王硬上弓不成?韩信细思恐极,背脊一阵寒凉,刘备对孙尚香那是好得没话说啊,向来有求必应,当宝似的,详细点的韩信和赵云都有目共睹,孙尚香没道理移情别恋到云妹身上啊?
韩信不禁为自己脑补出来的惊天大秘密捏了把汗,他愁着脸色,缓下声:“大姐头,你不能给玄德兄扣帽子……”
“……不是你想的那样,”孙尚香深吸一口气,压下那股想一拳解决韩信的冲动,“我这不是还觉得云妹有希望嘛。”
还有什么希望?不是已经被拒绝了吗?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又不是不知道!
“你是不是又觉得只是差临盆一脚了?”韩信回想过往的经历,撇撇嘴不屑道:“那次准过…”云妹这事真的是尘埃落定了。
“我这次预感特别强,很稳的!”
你那次不这么信誓旦旦啊?韩信深感无力,决定放弃对大姐头的劝阻,还是拉上云妹好好畅谈一番抹去云妹心中那一抹遥不可及的白月光吧。
“诶,云妹还是重言哥哥来开解你这木头脑袋吧。”韩信深深叹了口气,心疼自家兄弟长了一张好脸竟然还是追不到人,硬件跟不上果真是大问题……貌似有了硬件也不行,诸葛亮可是难以征服的高岭之花,雄鸡中的战斗机!
“少来,想我陪你喝就直说。”
赵云笑了,心知韩信就是来折腾他这个不还会喝酒的。
孙尚香见那两人说笑着,她不打算参合进去,主动腾地儿找刘备去了。直到大家各自散伙时,他见韩信搀着醉得神志迷糊的赵云才后悔至极。
她应该留在哪里的。


刘备瞧了瞧赵云醉醺醺的模样,道:“你这……不止几瓶这么简单吧?”
“是云妹酒量太差了,小爷我还没喝爽呢!”
韩信显然没尽兴,但想想时间也已经很晚了,“这个点寝室都锁门了吧,我可以去朋友家蹭一晚,那云妹…”
寝室回不去,那喝醉的云妹怎么处理?
“备哥,要不……”韩信望向刘备,求助道。
这会刘备纠结了,其实方才在他费尽心思下成功让孙尚香答应上他那里去住一晚,说保证时不做什么时嘴皮子都要磨破了,若是带上云妹那今晚这二人世界岂不是泡汤了,若是不答应,那可是孙尚香可爱的小弟啊……
有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刘备想,貌似自己在有难处时都会找……嗯,亮亮!
“交给诸葛亮吧,他为人善良又乐于助人,把云妹交给他定会被照顾得很好的。”简直一举两得!刘备笑道,虽然善良和乐于助人其实和诸葛亮扯不上半毛钱关系。
mmp,刘备你个劲找事的混球!
“噢噢,既然是诸葛亮学长那我就放心了。”既然是云妹的心上人,就算云妹被虐待好像也不亏啊,起码在人家哪里睡了一夜,韩信想,二话不说将人推给了黑着脸的诸葛亮,拍拍屁股逍遥去了。
“亮亮,你为兄弟我所做的一切我不会忘记的,”刘备看着他,说得情深义重,而诸葛亮只想一脚踹过去将那张脸按在地上使劲的摩擦!
“春宵愉快!~”
愉快nmb!
诸葛亮黑着脸,气的牙痒痒,刘备抱着他小女友寻欢作乐去了,却丢给他个醉的稀里糊涂的小学弟要他回去好生照顾,真当他是收拾烂摊子的?
“怎么老和你扯上关系……”诸葛亮小声埋怨,手趁机绕到赵云身后报复似的在上边拧了一把。
“唔…痛…”
那人觉得疼了,埋在颈窝的脑袋不安分地蹭了蹭,软糯的声音像在撒娇一般。
诸葛亮软下心来,无奈地叹口气,既然人都交给他了,那就怎么办怎么着吧,回去定找个机会使劲折腾回来。


回到公寓时已是凌晨,换做平常诸葛亮早该躺下了,可现在他还得拖着赵云这个醉鬼做下简单的洗漱。
“喂,醒醒。”诸葛亮拍了拍他的脸,力道毫不留情,见赵云迷迷糊糊睁开条缝,诸葛亮便用湿了冷水的毛巾往他脸上擦,并不温柔。
“唔嗯……”
赵云的意识瞬间清醒了一大半。
“漱口,换衣服。”诸葛亮找出自己备用的睡衣扔给他,并言简意赅的嘱咐道。
赵云便照着去做。他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还有些恍惚,感觉自己在做梦,他低头摸了摸自己手中的蓝色睡衣,柔软真实的触感……好像是真的吧,赵云想着笑意不禁爬上嘴边。
“傻笑什么,快点。”
见此景,诸葛亮黑着脸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摸着他的睡衣杵在那里笑得这么瘆人做什么?他的睡衣有什么问题吗?


待赵云洗漱完毕后,诸葛亮开始犹豫了,这里毕竟只有他一人住着,床自然只有一张。
先凑合一晚?诸葛亮脑内浮现方才卫生间时的场面,第一次感受到了贞洁难保的威机。
还是别想得太糟糕了吧。诸葛亮安慰自己。


头一回同人挤在一张床上,诸葛亮有些不习惯,他背对着赵云,闭上眼想尽快入睡。
只是闭上了许久,困意却迟迟不来,诸葛亮烦躁之余,察觉到身后的人稍稍贴了过来。诸葛亮只当他睡相不好,往床沿挪了挪,那人消停了一会儿,便又往他这边靠了过来。
深夜的沉寂之中,身旁传来的呼吸声格外清晰。诸葛亮一退再退,原来占有的半张床最后仅剩足够侧躺的地方。
这明明是他的床!
诸葛亮忍无可忍,翻过身想重新夺回自己的床位。
“……”
“!!!”
一时间,四目相对,是片刻的宁静。诸葛亮对上那清澈湛蓝的眼眸,先前积压的恼怨烟消云散。
赵云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他像做贼一样弹开,诸葛亮的翻身让他措手不及。
“扑通——”赵云听见自己胸腔里似有战鼓般擂响,他慌忙闭上眼,想逃避这尴尬的场面。
“挪过去。”
诸葛亮被他这掩耳盗铃般无用的举措弄得哭笑不得。
赵云听话挪了位置,将大半张床的面积给诸葛亮腾了出来,自己则缩到了床的那头。他紧闭着的双眼微微颤动,仿佛在掩饰此时的意乱心慌。
……笨蛋。
借着透窗而去的微光,诸葛亮能依稀瞧见赵云的面容,他得承认赵云真挺好看的,给人的感觉乖乖的听话得很。记得他第一次见到赵云时,只觉得他像个傻子,那种呆呆的、死木头的人,诸葛亮向来不喜欢,总感觉同那种人靠的近了智商每天都在下降。
可赵云给他的感觉不一样。不知是不是孽缘积下太多,诸葛亮像是被蛊惑了似的,面对孙尚香和师妹的有意撮合,他没有明确表明态度,反而显得有欲拒还迎的味道了。
诸葛亮被自己这个念头惊到了。
赵云比他小,性格没他成熟,没他稳重,换做是以前,他可是做绝了,见到点火苗便狠心掐灭,毫不留情。诸葛亮不喜同傻子一处,这点不会改变,但他貌似可以对赵云而把这点放松一点。
诸葛亮将身子向床中央靠了靠,低声道:“赵云,我知道你醒着,别装了。”
“……”
赵云知道藏不住了,他睁开眼视线没敢落在诸葛亮的脸上,诸葛亮见他目光躲躲闪闪,想必是为了刚才偷偷的“亲近”而心虚。
“你之前…说喜欢我对吧?”诸葛亮道。
“…嗯。”赵云点点头。
“嗯?这么坦率,之前不是挺害羞的嘛。”
“你不都知道了…”赵云垂下眼,幽幽道。
诸葛亮笑了:“听着真委屈,我又没怎么你。”
“……”是没怎么。
赵云没接话,两人的气氛顿时凉了几分。
“不过,我那时拒绝你是理所应当的吧。”
赵云听着呼吸一窒,抿紧下唇。
“原因不说你也懂的。”诸葛亮抬手,曲起手指敲了敲赵云的脑门,“你之后拒绝了我师妹并告诉她你其实喜欢我的事,你知道她对着我哭了多久嘛,不过还好,吕布听说后……”
赵云拉了拉身上的被单默默听着,眼底晦暗不明。
“你呢?”诸葛亮忽然问赵云。
“……什么?”赵云一愣,他刚刚讲了什么,他好像没怎么仔细听。
“年轻人,长这么大,没和老妈一起看过偶像剧嘛”看来刚刚提及吕布的暗示毫无作用,诸葛亮是真对这块朽木没辙了,“告白完后,表示呢?”
一句喜欢就能搞定的,怕是情窦初开的小学生吧!
“可你不是……”
“突如其来的告白当然会拒绝,你忘了一步。”
诸葛亮看着无措的他,微微一笑,如浩瀚星辰般美得窒息,令人移不开视线。
“你得追我,重新开始。”


时间仿佛凝固于此,赵云情不自禁搂紧他,仿佛得到了世上最珍贵的宝物,欣喜万分。

评论

热度(111)

  1. (o´罒`o)于你等风来 转载了此文字